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樊纲教授出席由某集团MAX大讲堂在北京举办
    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樊纲教授出席由某集团MAX大讲堂在北京举办...


  • 2020年10月14日下午,由北京四海昌信咨询中心培训部协办的某集团MAX大讲堂在北京举办。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、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、中国(深圳)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教授受邀,就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及对企业的影响以“大变局,双循环与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”为题进行了授课。



    樊纲教授指出:当今我国发展面临的国内外环境发生深刻复杂变化,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,是中央根据我国发展阶段、环境、条件变化作出的战略决策,是事关全局的系统性深层次变革。



    关于“大变局”。樊纲教授从“新冠疫情与中国经济”讲起,阐明中国疫情与经济V型恢复的关系,指出全球主要经济体只有中国实现了正增长。特别指出,真正的挑战,是来自于中美关系大变局。一是40年来世界最大的变化,美中关系中最大的变化,是中国的发展与进步。二是中国发挥后发优势,认真向美国学习,最初美国也是积极地传授知识(美国科学家们仍然如此),导致了中国的快速成长。三是一些美国人最终“后悔了”,无法接受中国的崛起,开始动用国家权力,歇斯的里的打压中国的企业与产业,试图遏制中国的发展。在分析中美关系大变局的根本原因时,樊纲教授重点提到了“修斯底德陷阱”。“修斯底德陷阱”源于古希腊政治家修斯底德Thucydides对老牌城邦斯巴达与新兴城邦雅典之间关系的分析,当前者感觉到后者的崛起与威胁时,必有一战。1500年以后,16次新兴国家崛起,12次发生了战争。就此,樊纲教授指出,我们要从中美冲突中明白:一是要实现发展与赶超,最重要的不是比较优势,而是后发优势!落后就要学习,学习才能缩小差距!二是发展的困难是“全程”的,早期弱小时难,发展起来之后又会有新的困难。三是发达国家可以动用各种手段遏制新兴国家的发展。国内可以是法治,国际只有丛林法则。不要抱幻想。
     
    樊纲教授就近期宏观经济形势分析指出,今年和明年,中国经济宏观经济V型反弹,今年2%左右,明年会有6-7%的GDP增长率。国际上因疫情没有完全控制住,反反复复,导致复工难以到位,反倒增加了对我们的出口需求,我国出口反弹强劲;美国大量发了货币,短期内变成了对我国商品的强大需求;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事实是宽松的,明年不会有太大的变化。关于长期外部环境,樊纲教授预判:由于疫情影响,加上中美经贸摩擦,今后几年,甚至整个十四五期间,国际经济总体低迷,我国的外部经济环境不会太好。而中国的优势其实首先在于国内大市场和健全的工业体系。因此,十四五的发展重点,就在于国内的增长,在于国内大循环。
     
    在基于以上研究的基础上,樊纲教授分析指出:疫情过后国际产业链可能发生的调整是“再全球化”。首先,樊纲教授解读了“去中国化”与“中国+1”:疫情导致人们关注产业供给链断裂的风险,为了产业链的安全,提出了分散生产、改变采购点过于集中于某一国家的要求。这其实是暴露出了前一阶段全球化导致产业链过度集中的问题。“去中国化”,除了少数国家是出于各种目的要遏制中国发展的目的,鼓励本国企业撤出中国之外,对于多数国家而言,只是说供应链不要都集中在中国;由此许多国家的政策是“中国+1”。这就带来产业供给链分散与企业投资的调整,会有企业因各种原因撤出中国,但出于供给链分散的目的,企业一般不会把现有已建成的工厂搬走,而是把新扩大的生产能力,建在别的地方,不动存量,在增量上进行调整;在没有发生突发事件的平常时期,人们仍然会按照利润最大化的逻辑进行采购。所以,全球化的“区域化”趋势---是“再全球化”:供应链安全为目的的调整完成之后,可能在全球三大时区,形成三大相对完整的生产供应体系:亚洲,欧洲与非洲,和美洲。这三大区域各自都有较齐备的资源要素结构:资源,高新科技,劳动力,交通物流与市场需求。这不否定三大板块相互之间平常存在大量的贸易与投资往来,也不否定中国企业可以到所有这三大板块去布局与发展。因此,可以称这一区域化过程为“再全球化”过程。在这一过程中,有的企业会离开中国,而更多企业会进入中国,全球化并没有终结。
     
    关于“双循环”,樊纲教授指出:国内循环,主要是扩大内需,扩大国内市场,企业更多地为国内市场生产,出口转内销;同时更多地在国内采购,进一步巩固与完善国内产业链,补上短板,“进口替代”等。国际循环,主要是出口导向,两头在外,来料加工,利用国际市场获得更多利润,国际采购,国际配置资源;国外市场购买力大,机制成熟,交易成本低,更容易获利,等。国内循环,更重要的是供给侧的努力,畅通供应链;同时更好地促进市场的循环畅通,推进供给与需求的相互促进,以需求拉动供给,以供给创造需求,不断生产出新的产品,创造新的消费方式,促进需求不断扩大;再就是不断提高效率,降低产品成本,通过降低价格促进消费;还有就是降低税费、降低利率,从政策层面引导扩大消费需求。樊纲教授还从两种循环相互关系的指标上分析指出,我国历来GDP中,国内增加值占85%左右,出口增加值占15%左右。大国经济,从来以国内为主,但是出口占比会有很大不同,发展“国内循环”,在一定意义上当然是要加大国内增加值占比。就是要充分利用国内市场,发挥本土优势。特别明确:国内市场是当今世界上增长潜力最大的市场,外国企业都来获利,我们的企业更应该充分利用好国内市场;要创国际品牌,必须从国内市场做起;深入思考哪些是我们可以发挥的“本土优势”!与此同时,也要充分认清仍要尽量扩大国际循环的意义在于保持出口的增长,获利出口的利益;更重要的是我们仍要尽量学习、利用国际的技术与知识;防止“进口替代”的负面作用,仍要出口导向,用足我们的相对优势和发展潜力!



    关于大变局与中国发展新阶段。樊纲教授指出,中美贸易战标志着自主创新阶段的开始,过去可以引进与模仿,就不太努力自己创新;贸易战告诉我们必须尽快开始我们自主创新的新阶段。产业持续创新的机制,最根本的不是政府组织,而是以知识产权为核心的市场竞争机制。中国发展的新阶段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。第一阶段:比较优势(劳动密集型产业)为主 (1978-2000);第二阶段: 比较优势 + 后发优势(学习、模仿,新兴产业形成)(2000-2018);第三阶段:学习模仿 + 自主创新 (2018---);更高阶段:有自主创新能力,是国际创新体系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。樊纲教授通过对一系列数据详实分析指出:目前中国经济仍然落后,增长仍有具大潜力。一是中国仍有可能再有10-20年的“正常高增长”;近期的潜在增长率仍在5-6%;二是中国市场更大,回旋更大,应该比当年的“四小龙”(韩国、台湾等)有更加持续的高增长,中国沿海与内陆地区的差距,本身也是增长的潜力!特别是有六大方面国内消费需求增长的新动力——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带来国内消费需求将进一步扩大,这就是新机遇!认清这些特点规律,企业大有可为、大有作为。
     
    最后,樊纲教授以现场问答的方式进行了释疑解惑,精彩解答赢得了阵阵热烈的掌声。该集团1200余名员工参加了学习。


     

  •   北京四海昌信咨询中心中央政策解读专业服务机构,邀请著名经济学家,党建专家,法学专家,文化专家等开展中央政策解读,宏观经济形势分析,干部培训,专题培训,课题研究,投资并购,招商引资,公共关系,十四五规划等服务。联系电话:010-68998188

  • 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登的文章、数据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若有疑义,请与本中心联系
中国民生研究院——北京四海昌信咨询中心  Copyright © 2008-2018 京ICP备09033294号   
投诉电话:010-68005797 地址: 北京市万寿路甲12号D座7层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