邬贺铨:5G仍有局限,只能解决一部分社会痛点

   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  0

    时间:2018-06-13  来源:新华网


  •   未来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新空间在哪?5G时代如何更新我们的上网体验?第三届广东院士高峰年会近日在广东佛山举办。年会期间,思客专访了光纤传送网与宽带信息网专家,国内最早从事数字通信技术研究的骨干之一、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,他为我们详细介绍了未来中国网络发展方向,介绍了互联网新技术带给智能制造的新机遇,并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生动的5G时代生活图景。
     
      中国互联网发展有特色,但未到巅峰
     
      思客: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受到世界瞩目,站在成绩面前,如何拓展未来互联网发展的新空间?
     
      邬贺铨:中国当前在互联网领域中的发展确实有些特色,尤其在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方面,以电子商务为例,我们走到了全世界的前面。中国消费品产品与生活服务电商比很高,无论是从电商平台的数量,电商平台上活跃买家数,还是活跃平台数上看,中国都是领先世界的。
     
      但这并不代表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到巅峰了,因为在互联网教育、互联网医疗等方面,中国仍然与巅峰有差距。
     
      即便在电子商务方面,我们面向消费者的领域发展得很好,但在面向企业的电子商务领域中,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我们传统企业电商化的比例是8%,而美国是80%,所以我们在此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产业互联网,或者说“互联网+”这些方面,中国的发展才刚刚开始,互联网还有很新的领域。
     
      从互联网技术来看,我们觉得移动互联网发展得已经不错了,宽带化也不错,但也有新的发展空间、新的机遇,比如虚拟现实、人工智能、无人驾驶车等。应该说互联网的创新永远在路上,而且后面的路还很长,空间也很大。
     
      真正的智能制造,不止机器换人
     
      思客:未来互联网技术还能给制造业带来哪些变化?
     
      邬贺铨:中国提出《中国制造2025》、“互联网+”,这些尽管不完全是面向智能制造的,但是智能制造是“互联网+”的重点,互联网的发展在加快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这一领域上,还是有很大的空间的。应该注意到,去年在杭州的G20峰会上,业内人士在数字经济方面达成了共识,要把数字技术用到各方面,特别是用到工业和制造业方面。
     
      当前,中国正好处于经济发展的“新常态”中,要向着“长期保持中高速增长,迈向中高端水平”的目标去发展。其中把信息技术,特别是智能制造用到制造业上,实际上也是目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。
     
      我们希望通过引入新技术提升现在制造业的技术水平。目前一些发达地区、发达的省份已经开始了这一进程。随着我们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涨,过去单纯依靠劳动力发展的优势局面可能不会持续太久。有些地方已经开始了机器换人,但是我想真正的智能制造不是简单的机器换人,我们更希望通过信息技术让生产线做得产品比人做得更好、更精准、效率更高,在这点上是有很多先进的案例可以吸收的。
     
      5G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但有这三大应用场景
     
      思客:您是5G的专家,您觉得5G技术能解决现代社会的哪些痛点?
     
      邬贺铨:移动通信的发展是一个演进过程,不能认为5G把所有问题都解决了,现在国际上已经有人开始研究6G了。
     
      目前,5G面对着三大主要应用场景,第一个是增强移动宽带。现在VR、AR的头盔很常见,软件多是装在头盔里面的,给人的视觉体验也还可以。但是它不能装很多软件,所以你看来看去总是一个界面。如果你想要看更丰富的内容,那这些内容就要放在云端,头盔就要利用移动通信技术时时联网,那么,需要多少带宽呢?估计来看,保证良好VR体验的话需要20G的宽带。所以,移动通信5G的峰值速率就设计在20G。还有三维电视、裸眼三维、高清电视等,都希望有增强的移动宽带。
     
      第二个应用是超可靠低时延。现在中国的高铁的时速是350公里,5G设计的高铁是500公里/小时。虽然现在还未达到,但是美国做特斯拉的马斯克已经设计了1000公里时速的管道高铁。未来人们对高铁时速350公里还是不能满足的,比如现在坐高铁从北京到上海要5个小时,如果能3个小时到更好。再比如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做到不出事故,靠人自身做到全程聚精会神其实很难,一时疏忽容易酿成车祸。我们希望用5G、雷达等技术做到提前预警,这需要技术的反应很快,接近每小时2万公里的车速,5G现在提出时延1毫秒,4G是10毫秒,减少了90%。
     
      当然,低时延不仅应用在高铁,还可以应用在远程医疗上,远程的手术视频要传过来,时延不能时间太长,不然手术指导就来不及了。
     
      第三个应用是大规模的互联网。我们现在建设智慧城市、产业互联网都需要大量的传感器,5G的设计是一平方公里支持100万个传感器,未来要求会更高。
     
      所以,5G只能解决一部分的痛点,人类对产业的需要是无止境的。目前来看,5G在技术、成本等方面是存在局限的,所以5G之后还会有6G。
     
     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寄语思客。
     
     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寄语思客。
     
      思客:您还提过5G时候网络要永远在线,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存在风险的,要如何化解这些风险?
     
      邬贺铨:现在不是5G,有些人也是永远在线。一般4G手机上网是永远在线,但对话不是永远在线,只不过5G有更多的应用永远在线。其实,你不永远在线也会有风险。互联网都是双刃剑,你越依赖于它,你的生活工作就越离不开它,它稍有闪失,你就会出现问题。当然,这种问题也很难杜绝,可以说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”,新的问题出现就会有新的解决方案。前一段时间出现电信诈骗,现在就要打击电信诈骗,在技术上也有很多措施。这个时代人,已经越来越感受到自己在社会上是透明的,没有隐私。比如你的手机有定位,完全可以知道你在哪个位置。所以,国家一方面在技术上要加强应对,另一方面还是要用些制度和法律来保证,什么是可以搜集的,收集后哪些可以发布而哪些不能发。所以我觉得要从法律、技术、管理以及教育几个方面来提升我们保障互联网安全的能力。

      北京四海昌信咨询中心,中央政策解读专业服务机构,邀请著名经济学家,党建专家,法学专家,文化专家等开展中央政策解读,宏观经济形势分析,干部培训,专题培训,课题研究,投资并购,招商引资,公共关系,十三五规划等服务。联系电话:010-68998188
  • 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登的文章、数据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若有疑义,请与本中心联系
中国民生研究院——北京四海昌信咨询中心  Copyright © 2008-2018 京ICP备09033294号   
投诉电话:010-68005797 地址: 北京市万寿路甲12号D座7层

二维码